首页 > 修真小说 > 西游之道德天尊

西游之道德天尊

第五九二章 冥府开辟(终)

作者: 酥酥麻麻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随着老君身陨,已经有五圣陨落,大地下方,突然传来了清晰的心跳声,陈萼藏于体内的舍卫国大印也随之震动起来,渐渐地与心跳的频率达成一致,于是把印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心跳声不绝,印的表面,也浮起了一层灰光,覆盖住了大印本体,可是无论心跳声如何强烈,大印就仿佛差了最后一线似的,始终没法完成蜕变。

    鸿钧喝道:“尚差一圣,还不速速归位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伏羲、神农与轩辕本是处于剑拔弩张的态势,不由相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!”

    神农叹了口气道:“女娲是伏羲的妹妹,现女娲圣位已失,当由伏羲替之,轩辕兄可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便由伏羲称圣便是!”

    轩辕也颇为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的修为都差不多,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,而且同住火云洞无数岁月,怎么也有了些感情,现今神农主动让步,等于作出了了断,蓦然的,轩辕心头一松,就好象放下了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伏羲还待推让,只是见着鸿钧那催促的眼神,忙改口道:“既如此,我就不推辞了,陈状元说的好,圣位只是一块免死金牌,并不代表什么,我也不会被他惑住心志,变得无情无义,我们永远都是兄弟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神农与轩辕动容。

    伏羲手一招,摄入圣人令符,与自身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鸿钧又喝道:“六圣听令,各往冥府大印滴入一滴精血!”

    小萼率先挤了一滴精血上去,然后依次是东华、镇元子、嫦娥、伏羲与张天师!

    刹那间,大印爆发出万丈毫光。

    鸿钧继续道:“请陈状元与冥府之主再滴入精血!”

    陈萼与波斯匿各自滴了一滴精血,最后将印交到了波斯匿手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地动山摇!

    原本托着大唐的舍卫国气动自行演化起来,灰色的气流构建出了一层层的天地,一共十八层,越往下,灰气就越浓重,与此同时,阴司也在剧烈摇动,十八层地狱一层层的湮灭,十殿阎王的大殿也依次坍塌,化为灰色气雾,融入冥府当中。

    “快跑,快跑,阴司要毁灭了!”

    秦广王凄厉大叫,拨起身形就要向外遁走,却是当空一道灰黑色的雷霆打来,粉身碎骨,神魂俱灭!

    随即天空有无数道灰雷降下,肆意灭杀着阴司的一切生灵,包括怨魂,谁都跑不掉,均是化为灰气,作为养料,被冥府吸走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枉死城坍塌了,化为灰色气雾……

    幽冥界坍塌了,化为灰色气雾……

    冥河干涸了,化为灰色气雾……

    六道轮回也坍塌了,化为灰色气雾……

    三生石轰然而碎,化为灰色气雾……

    孽镜台碎裂,化为灰色气雾……

    生死簿无风自燃,化为灰色气雾……

    陈萼揣怀里的勾魂笔也飞了出去,落入阴司,寸寸折断,化为灰色气雾……

    阴司的一切都被冥府吸收,化作了冥府的养份!

    在十八层冥府中,并不存在地狱,但是自上而下,每一层的生存环境都渐次恶劣,到第十八层,恶焰、浓烟与毒水充斥,几乎和真正的地狱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另与阴司是抓捕进去,安置在各层地狱不同,冥府自动依据功德多寡把阴魂打入各层,处于下层的阴魂,要想升入上层有三条途径。

    其一,通过做功德挤身上一阶冥府,也就是做苦力,改善冥府的环境,类似于劳改,不停的做工,积攒微薄的功德。

    其二,上面有人!

    如果在上层有自己家族建立的阴宅,死了之后功德不够,不能进入上层本家,怎么办?可以向上层本家申请,由上层本家根据所处层数不同,消耗不同份额的大量功德赎买,以赦免罪孽。

    其三,阴间王朝下旨赦免,消耗的是阳间王朝的气运,需要阴间王朝之主向阳间皇帝申请,正式下旨才可以赦免。

    另在冥府中,不存在永远不死的说法,不论是谁,落入冥府最终都会死去,转世成不同类型的生灵,只是寿命会比凡间大为延长,续命需要消耗功德。

    总之,在冥府,功德就是硬通货。

    居住在冥府的阴魂如作了恶,自有阴间王朝审判揖拿,如果功下降,就会掉落下一层,除非家族付出巨大的代价来拯救你,不以人的意志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这在本质上,是一套自动化AI统治系统,由冷冰冰的人工智能代替了人,成为执法者,而这套系统,来自于陈萼的设计。

    他作为冥府的直接开辟者,自然有权设计冥府。

    他始终认为,以人治人,人类社会只会逐渐靡烂,陷入一个个不可自拨的遁环当中,人类要想真正获得公平,公义,一代代发展前进,就必须由铁面无私的人工智能执法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是不近情理,还是留了些后门,三条途径都是后门,但是与人间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不同,在冥府,要想走后门,可以,拿钱来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冥府在本质上,与阴司一样,也是一个剥削机构,只是阴司血腥暴力,赤果果的明抢,而冥府披着等价交换的外衣,暗中掠夺,最终是把冥府中的一切生灵变为自己挣取功德的机器。

    这种区别,就是古代社会和现代社会的区别,现代社会至少让你活着,活着才能产生价值,再以各种隐秘的手段榨取你的价值,不是陈萼非要这样做,根源在于,他也有认知障啊,他所能复制出的社会形态,只能是这种社会形态,至于更高级与更公平的社会形态,他没有见识过,也不知道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“哎~~”

    鸿钧是混元后期巅峰大能,一瞬间就把冥府看通看透,暗暗叹了口气,他隐隐有种预感,从此之后,冥府会作为四大部洲的根基,不断的壮大,最终把四大部洲合而为一,上下稳固,也许会与天道达成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,天地不会再崩灭了,再以冥府转化功德的效率,天道要想苏醒也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这对于陈萼夫妻,是一种最好的结果,他们俩有了混元后期的道行,却没有圣位束缚,可以随时踏入混沌,探索无尽星空。

    而自己,只怕还得做牛做马的去当这个圣人啊!

    “有请圣人出手!”

    这时,陈萼向鸿钧施礼。

    “嗯~~冥府已经大成,劫数或可化解,望诸位好自为之,都散了罢!”

    鸿钧略一点头,身形一次,回了东海海底,看着那由造化玉碟镇压的煞婴,打出一串法诀,再大喝一声,把煞婴挪移到了冥府第十八层的最深处,瞬间,无尽灰黑气息包裹住了煞婴,煞婴只微微一震,就昏睡过去,丝丝煞气被冥府抽取,稳固着根基。

    “国主!”

    陈萼感应到了冥府的变化,回头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‘阿弥陀佛~~“

    波斯匿深深看了眼陈萼,传音道:曹小玉乃是月上转世,已为你诞下一子,望你善待于她,随即身形一晃,遁入了冥府的最上一层,取出舍卫国大印,在心念转动下,一片片的殿宇拨地而起,很快就形成一座方圆万里的大殿,上书:冥府!

    “各位,我们各忙各的,都离开吧!”

    陈萼与温娇相视一笑,率先离去,只是临走前,耳边有嫦娥传音:“陈状元,望你有空来广寒宫一趟,妾要好好的报应你。”

    陈萼身形一滞!

    回到下界,小萼去了碧游宫,东华帝君接了元始的位子,应该去玉虚宫,不过他家大业大,还要回方太仙山收拾一下。

    伏羲等三皇五帝依然留在火云洞,他们打算把火云洞改造一下,作为圣人行在。

    娲皇宫继续保留,只是没有圣位了,降格为四御。

    镇元子去了兜率宫。

    张天师不愿去佛门的七星山斜月洞,依然以天庭作为圣人行在,当然,随着玉帝陨落,天庭已经没有了,将来也不需要天庭,可以预见,天界将面临着大洗牌。

    可这与陈萼没有关系,他只保人间,天上的事情他不管。

    “光蕊,我先回南海了,他日你若要进入混沌,记得叫我一声!”

    妙善微微一笑,踏着莲步离去。

    小白龙笑道:“我和慧能师兄继续去开店!”

    “娘子,你呢?”

    陈萼问道。

    温娇妙眸一转,便道:“我先和悟空他们回西梁女国一趟,把老母接来,为你和杨婵妹子准备婚礼,挑个好日子过门。”

    杨婵俏面通红,美眸含羞,半低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陈状元,杨仙子,恭喜啊!”

    祖龙祖凤拱手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再不敢托大了,陈萼是混元后期,虐他分分钟!

    “祖龙前辈客气了!”

    陈萼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龙女却是哼了声。

    祖龙脸一沉道:“你哼什么?难道你还想给陈状元做妾?那老祖可以为你讨个人情!”

    “谁要嫁他,才不呢?我就这样,自由自在,挺好!”

    龙女不屑的把俏面转去一边。

    祖龙不禁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敖寸心,捋须点头,他始终有一个梦想,就是嫁一条纯血母龙给陈萼,为龙族诞下更优等的血脉,既然龙女自己不珍惜,那只能便宜敖寸心了。

    敖寸心给看的心里发慌,半低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温娇也是暗哼一声,心想你这老爬虫想的美,随即便道:“相公,我们先在这里分开吧,各人去忙各人的!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陈萼点了点头,身形一闪,落于大明宫内。

    人间已经一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还晓得回来啊,上次你走时怎么说的,婉儿可是打扮的漂漂亮亮,翘首以盼呢!”

    一看到陈萼,媚娘就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婉儿的目光也有些幽怨,但更多的,还是欣喜。

    陈萼正色道:“三界大变,诸圣陨落,有新的圣人诞生,分别是我儿小萼、嫦娥圣人、东华圣人、镇元圣人、张道陵圣人与伏羲圣人……“

    随着陈萼诉说,婉儿、李令月与媚娘神色数变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李令月叹了口气:“三界总算是安定了,这么多的功德归还天地,又有冥府源源不断的吸取功德,怕是天地不会再崩灭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!”

    陈萼摇摇头道:“不崩灭也许不是好事,一旦天道复苏,对谁都是灭顶之灾,任重道远啊,好了,三千年后的事情还久远的很,那,这个给你!”

    说着,陈萼就取出得自于莲花生的莲花精气递给媚娘。

    媚娘眼前一亮,接到手中,一把塞入嘴里,一边咂巴着嘴,一边兴灾乐祸道:“又得消化好长一段时间了,想得到本菩萨,你就慢慢等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的起!”

    陈萼拧了拧媚娘那光洁的小脸蛋,便向李令月道:“你和我过来一下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李令月一声不响,和陈萼去了边上。

    陈萼问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想问什么吧?”

    李令月不置可否道:“可是要问我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陈萼点头。

    李令月如狐狸般的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要了我,把欠我的债还清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底欠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陈萼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你欠我一个丈夫!”

    李令月咬了咬牙,俏面染上了一酡红霞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萼一怔,寻思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的丈夫死在了我的手里?很抱歉,我杀的人太多了,实在想不起来你是哪家的遗孀,再给点提示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太贪心了,我不是说了吗,你要了我,我就告诉你一切!”

    李令月那青葱般的玉指,嗔怪的戳了下陈萼的额头。

    陈萼拉起李令月的手掌,正色道:“圣上肯委身于我是我的荣幸,可是我们之间的事得你娘说了算啊,她是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反正来日方长,我们都不用着急,现在我和你说件正事,冥府开辟,关乎天下苍生,而冥间与人间息息相关,我要你下一道旨意,放开民间对祖宗的祭祀,任何人都可以建家祠祭祀先祖。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,天子七庙,诸侯五庙,大夫三庙,士一庙,庶人无庙,老百姓是不允许建祠祭祀祖先的,只能在生辰忌日上坟或者在道旁遥祭,可是冥府开辟,又必须要求家家有祖庙,否则人死了进入冥府,就是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“我回头就下旨!”

    李令月也正色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去一趟紫薇天宫!”

    陈萼笑了笑,便松了李令月,一个闪身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紫薇星依然高悬天际,但是与昔日冷清的天宫不同,今日却是一片愁云惨雾,紫薇大帝陨落的消息已经传了回来,宫中的武士、婢仆如失了主心骨般,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毕竟天界不同凡间,是靠拳头说话的,没了紫薇大帝庇护,紫薇天宫极易成为他人的俎上渔肉。

    “陈状元,您老总算来啦!”

    守门的武士见着陈萼,如见着救星般,纷纷拜到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谢,我来此便是为了天宫的存亡之事,如今宫里由谁做主?”

    陈萼摆了摆手,问道。

    众武士纷纷起身,其中一人道:“回陈状元,暂由太帝之子李泰统领,但是李显和李旦似是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哦?带我进去!”

    陈萼眉心一拧。

    “陈状元,请!”

    那武士忙把陈萼引领进宫。

    紫薇宫中,一派剑拨弩张的气氛,宫女婢仆躲在一边,李泰、李显与李旦相互对恃。

    “陈状元到!”

    那武士大声道。

    李显就如见了救星般,一躬到底:“见过陈状元!”

    李旦则有些尴尬,毕竟陈萼和媚娘的关系摆在那儿,主他这个当儿子的没法自处,但还是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陈萼沉声道:“紫薇大帝尸骨未寒,你们难道还要重演一遍人间王朝的丑事么?”

    李显与陈萼的关系相对亲近些,立刻哼道:“陈状元说的好,皇祖父尸骨未寒,他就跳出来要继大帝之位,我和二弟都没见过他,天下间哪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李泰哼道:“我是大帝亲子,当年太宗皇帝在位时,若非长孙无忌那老贼进馋言,皇位安能轮得到九郎,后九郎转世下界成为李隆基,看看把大唐搞成什么样子,你俩都是九郎一系,怎么还好意思争这大帝之位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~~”

    陈萼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同时把目光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萼袖子一把,紫薇大帝的冠冕、法宝与佩饰全部飘浮在了半空中,随即冷眼一扫道:“大帝是顶级大能修为,你们可有大帝的修为?一个是金仙,另两个连金仙都不到,竟然敢争夺紫薇天宫之处,这里可不是人间,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相视一眼,李旦拱手道:“陈状元欲如何安排,请明示。”

    陈萼道:“仙界以修为为尊,你们也别争了,我替你们做个主,李泰乃太宗皇帝亲子,子继父位,天经地义,但你的修为太低,这样罢,我保你千年安全,紫薇天宫一应物资任你取用,你若能在千年内修至混元,大帝的遗物就交于你,由你继大帝之位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请陈状元放心,千年内修不成混元,我也没脸呆在紫薇天宫!”

    李泰大喜施礼。

    “嗯~~”

    陈萼点了点头,又道:“冥府已经开辟,李旦你去冥府,为阴间大唐之主,李显……你就做个亲王罢,辅佐李旦,在阴间重筑一个大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兄弟俩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还是拱手应下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一日时间,速去阴间找波斯匿,他会帮助你们,世间姓李鹏已经没有几个了,莫要再争斗了!”

    陈萼挥了挥手,飘然遁去。

    解决了紫薇天宫的继承之争,虽然不算尽善尽美,但最起码也对死去的紫薇大帝有个交待了,其实陈萼对李泰并没有好感,奈何李显太不成器,也只能辅佐李旦在阴间新建大唐。

    接下来,陈萼暗暗盘算起了自己的去向。

    如今还有四件事。

    首先,去混沌寻找那异域神灵的躯体,杀入内部,为梁艳解除血脉束缚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异域的情况他两眼一抹黑,还是要多做些准备才好,至少修为要能比肩鸿钧才更加保险,毕竟本界有混元后期,作为更强的另一界,不可能没有混元后期,甚至还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去异域暂时不着急,反正梁艳吃过了蟠桃,能活六千年,无非是不能离开西梁女国百里范围而己,这算不得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其次是去收取东皇钟并为玄武击杀老龟,这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做的事情,他有盘古幡在手,把东皇钟卷出来还是有些把握的,击杀老龟更是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第三,去广寒宫赴嫦娥圣人之约。

    嫦娥要做什么,彼此心知肚名,要说对嫦娥的美色不动心,那是不可能的,尤其嫦娥还是圣人,试问天底下有谁能与一位女圣人共赴巫山,更何况他与嫦娥之间,并非没有情义。

    嫦娥成了圣,自然道心圆满,在第一元会发生之事会天然知晓。

    第四,去方丈仙山把曹小玉和那个没见过面的儿子接回家,可这种事情,最好是和温娇一起去,只能留待与杨婵婚后再说了。

    ‘罢了,罢了,还是先去品尝三界第一美人儿的滋味吧!’

    陈萼思忖再三,决定去找嫦娥,他担心嫦娥本就性子冷清,成了圣之后,万一太上忘情翻脸不认帐,锅里炖熟的肉,吃到嘴里才是自己的,免得夜长梦多啊!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陈萼正待离去,星云中却是传来一阵幽幽呼唤。

    “哦?你醒了?”

    陈萼一怔。

    瓦斯达颜飞了出来,化作一名十五六岁的窈窕少女,古印度装扮,活灵活现,就如真人一样,喜滋滋的施礼:“妾已经恢复了,而且修为大进,多谢公子啦!”

    陈萼不禁抓住瓦斯达颜那柔嫩的小手捏了捏,又捏了捏那脸蛋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瓦斯达颜羞红着脸跺脚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手感挺不错,是真的!”

    陈萼脸不红心不跳的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瓦斯达颜扑哧一笑:“妾也弄不清自己是种什么状态,非人,非仙,非神,非鬼,不过能活着就好,对了公子,这一觉醒来,妾的能力又有了大幅提高,如今倒是有信心把素娥姑娘唤醒啦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先回家!”

    陈萼点了点头,牵起瓦斯达颜的手,向人间遁去。

    嫦娥那里,暂时放一放吧,先把素娥唤醒才是当务之急!

    (全书完)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dingxunt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